老屋

发布日期: 2017-12-29 信息来源: 九江系统管理员

 

老家有十多间房子,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。这些年,我们一个个大学毕业到了城里,父母亲也搬到了城里。但我们姊妹几个一有空就想回去看看,如果时间久了不回去,就好像缺了点什么。

今年冬日的一个周末回了趟老家,老屋已经被拆了,整个村庄马上要消失了,村里的老树也一棵棵被锯倒。当看到老屋门前两棵合抱大树被锯倒了,老屋成了高高的大土堆时,我的眼泪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。

老屋也算是父亲给我留下的一段回忆过去的念想。记得老屋是上世纪70年代末期建造的,此前我们一家六口人住在一间又矮又黑的土坯小屋里。在乡村,一座土屋的诞生,时常就像是一位母亲“十月怀胎”,其过程总是显得有些漫长。记得建这座老屋前,家里准备了好几年。地基,就是那供土屋生长的一颗种子。那时候,还是大集体经济,家家户户没有养牲畜,因而垫地工只能靠人力进行,得空就用人力车拉土垫地基。父母从生产队下工后,回到家匆匆扒拉几口吃的,就拉上车子去渠沟拉土,汗水浸透他们的衣服,我也跟在车后推车,遇到上坡路特别的费劲,就这样一车又一车,用了近两年时间才把地基垫出形状。

乡村是泥土的世界,老辈人说,土能生金,土能生万物,自然土也就能生屋。乡村住屋大多都是一些土屋,用泥土干坷垃打垒的那种。砌墙用的坷垃,得提早选一块土质好点的田地,人力拉着石头磙子压地,一遍遍地碾压,直到压的特别结实为止。随后,找村里技术好的、有气力的土匠师傅,用方板铁锹裁坷垃,在土匠师傅的铁锹下,一块块大小相同的坷垃就如同“变魔术式”立起来。等裁好晾干后,再一块块码起来让晾晒半年之久,等到第二年春暖花开时盖房用。

墙用土坷垃,但基脚怎么说,也还得用石块来砌成,垒矮了还不成,雨水多的年份就遭殃了,墙壁雨水渗了,那样墙体随时就会一下垮塌下来。为了安全,接着花钱雇车从山里拉石头,一车接一车的石头从山里拉了回来,砌好了基脚的石头,就开始用泥土干坷垃打墙造屋了。

垒墙是一门深奥的学问,也是一个赶不得急的苦差事,最怕遇上下雨天。每天师傅收工后,做主人的还得拿上挡雨的遮盖,摸黑爬到墙上去盖墙,以防夜间突然来雨。墙有多高了,又该埋上门顶板、窗户顶板和大梁,到时开门、挖窗、上梁才方便。垒至几板墙高了,必须歇歇板,让土墙晾干,十天半月才能稳稳往上垒……总之,一切的一切,全都在土匠师傅的心里装着。泥土太干垒不实,墙体太湿墩不住。干打垒,就必须得顺着那泥土的性子,一步一步地慢慢来。

土匠师傅屋顶一干完,就只等择下一个吉祥之日来上梁。这一天,粗大的屋梁披红挂彩,需要木匠师傅正式登场。父亲就是木匠,只听他喊道“起啊!爬啊!拔啊!”在他的一路指挥下,站在墙顶的汉子们和他的徒儿几下就将屋梁放到了位。

父亲是木工,又会油工,那些用以盖房的檩条、椽子等,在垒墙的那些日子里,早就被父亲一一砍好、锯好,备在了一旁。屋梁一放正,檩条、椽子很快就依次搬上了屋。于是,埋檩条的,钉椽子的,盖瓦的,挖门洞的,填地平的,搬东西的……大伙齐着力,大半天的工夫,一座崭新的土屋就正式落成。待屋里的炊烟透过瓦缝飘向天空的时候,哪怕屋门还是几个不规则的大土洞,土屋也就一下有了勃勃生机!

别小看了乡村的土屋,是可以用来生活住人的那种房屋,大多都是一些顶呱呱的好屋。不论其他别的好不好,就凭那房屋支撑了三四十年不塌不倒这一点,那质量就肯定不是什么“豆腐渣”工程。想想也是,若没有好的质量,我家的房子从我小时候到我开始读书,能撑得到现在我都奔五十了,竟然结结实实的立在那里。

面对乡下那些古旧的老屋,不论是生活在老屋之中的人们,还是居住在老屋附近的人们;也不管自己是否和那老屋有着直接的关系,还是毫无任何的关联,但只要外人一提及,便都会从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得色。毕竟,那老屋是这一方的老辈子们流传下来的一件杰作呵!老屋,既是当初房屋主人的骄傲!也是当初参与建造者们的骄傲!自然,也就成了一方乡亲们的骄傲!这对于那些后来的晚辈我们来说,有老屋的存在,也就意味着我们的过去。

在农村,乡下的人们起屋建房,是很讲究风水的。不论这风水有无科学依据,可老百姓就是相信那一套。说那老屋好,不仅是指房屋做的好,还有挺重要的一条,就是那屋场也挺好。老辈子们一说起那些老屋的屋场来,衔着旱烟的嘴,时常要止不住“吱吱吱”地夸个不停。那可都是请了几番高明的阴阳先生,认认真真动了罗盘看出来的屋场呵……讲起来那可是一套一套的,每一栋老屋都有着它特别的讲究和含义。

乡村的老屋既是好屋,也是大屋。见过那些单栋乡村小住屋之后,再来看我家的乡村老屋,便只觉得眼前的房屋是黑压压的一大片。我家的老屋有多大?有堂屋、正房、厢房、横堂屋、偏房屋、厨房、杂屋,包括粮仓,特别的齐全。有趣的是,这样的老屋,全都是土坷拉支撑起来的。

人搬进了土屋,工程还才进行到了一半,还要找师傅打土炕、砌锅灶。接下来还得等墙体干透了,才可以安窗装门板,搞整修。待土屋全部整修完工,不知不觉,时间一晃就已一年过去了。这时,人才能搬进去入住。

老屋确实是好屋,父亲在盖房子的时候是满心欢喜的,包括后来几次增盖房子,他都倾注了所有的心血,花费了所有的积蓄,拼尽了所有的力气。

老屋,毕竟是您的心血呀,也是呵护过我一路长大成人。父亲啊,您可能想不到,您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盖成的几十间土屋,随着时代的变迁,说拆也就被拆了……

 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