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天山

发布日期: 2018-01-12 信息来源: 九江系统管理员

 

首先声明,此天山非新疆的彼天山,只是武夷山的一个支脉。坐落在湖口县境内,同都昌和彭泽交界。于是当地有“一山望三县”之说。清明节后的一个星期六,“噌吰不绝”诗词群里的诗友爱莲世家邀大家去天山一游。我们早就有此意愿,当然一呼百应。“百”者,夸张也。那天,大概是十一名诗友同行。到目的地时,早有武山垦殖场的领导在等候。

 没办任何手续,无需买票,我们就进入景区。在大门口,我们见到了“天山胜景”的牌坊,感觉柱子腰围细了点,缺少应有的大气。门内,是一块九龙画壁。“九龙”也有点小气,更没有描金,青如水泥的颜色,让人感觉灰不溜秋的,没有北京颐和园(也可能是天坛,记不清了)里的雄伟。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前行,一路上,五百罗汉石雕排列两旁,似是欢迎游客的来临。但我们觉得策划者有失考虑:这些罗汉像不足一米高,放在野外,显得太小了点;如果专门建立一个五百罗汉堂,应该更有气派。

在山的中心地带,我们的车停了下来,再往上虽然有简易公路,但如果车辆不是双轮启动,是不敢贸然前行的。这里是天山禅冲寺,寺里供奉弥勒佛和观世音菩萨,后面还有藏经阁,僧人的厨房和寝室一应俱全。不知何故,这里并没有住持,一个和尚也没有。佛堂的地面上满是蝙蝠的粪便,藏经阁里的经书散乱地摆着,连寺庙的门楼顶都塌了一角。看到我迷惑不解的样子,陪同参观的垦殖场办公室主任说,原先开光时有个和尚,后来走了。为什么走?他没有明言,我们也不便多问。下山时,我又提到这个问题,同行的诗友容膝斋主说是由于有关方面(据说是开发商)要和尚交二十万元保证金,和尚才走的。哦,原来如此!我们有些人(特别是商人)有时就是有点急功近利,总想一下子赚个锅盈甑满。孰不知,和尚吃四方,本身都要香客供奉,那有那么多浮财,不走才怪呢!容膝斋主还说,不应该把禅冲寺圈在景区之内,香客来了,被你高达八十元的门票吓得后退,谁还敢来敬香!难怪寺院如此冷冷清清,门可罗雀。我们的管理部门思路为什么不变变呢?有了香客,禅冲寺香火大盛,大批的香客中肯定会有人被天山风景所吸引,愿掏腰包再去逛逛呢!

 从禅冲寺出来,我们开始登山。首先进人的是一大片毛竹林,毛竹刚开始长笋子,风景非常美。毛竹笋是笋子家族中的“巨无霸”,浑身都由厚厚的笋箨包裹着,长到一定的高度后,就会像一条条蟒蛇,矗立其中,好不壮观。春笋好吃,惹得不少人想拔一枝带回去尝鲜。唐代诗人李商隐就有“嫩箨香苞初出林,於陵论价重如金”的描述,可见竹笋当时是难得的佳肴。边走边欣赏,可是爬了一百多米后,前面就无路可走了;有人说走错了,该从简易公路往上走。那就返回吧,欣赏了毛竹的葱茏,想象着竹笋的香嫩,也是人生一大乐事。从毛竹林出来时,我提议留个影,很快得到了诗友盆中松、司马长风和自然风的响应,我们一起合了影。沿着简易公路往上走,两旁山坡上到处是茂盛的杜鹃花,说繁花似锦一点也不夸张。诗友七巧是个女性,,总不忘在这些地方留影。杜鹃花在我们这里俗称“映山红”,盛开季节,漫山遍野,红彤彤的一片。映山红的花瓣还可吃,甜甜的,爽齿生津。除了映山红,就是野桃花和棠梨花,一红一白,装点青山,婀娜多姿。路太陡,温度高,大家都浑身是汗;加上时间已是中午十二点多,群主盆中松提议,还是下山吧,该吃午饭了,别让垦殖场的领导饿着肚子久等。说得有理,虽然没到达顶峰;而顶峰还有天池和瞭望台两个重要景点,也只能忍痛割舍,以待来日了。

说起天池,我虽然没去过,但久闻大名。“天池”,既是“天山之池”,也是“天(最高)”之池。据说那里不溢不涸,一年四季绿水常在。经过辛苦攀爬的游人,口渴难耐,双手一掬,清泉甘甜可口,沁入心脾。据科学检测,水里面有不少适合人体需要的矿物质,开发后,就成了“天山源”纯净水。这种品牌的水几乎垄断了本地的纯净水市场,让平民百姓享受到了天然泉水的甘美。据前任垦殖场党委书记夏小元编的天山民间故事集中记载,天池水还是包治百病的“圣水”呢!可惜,这次没有身临其境,品味这原汁原味的人间佳酿,不能不算是一大憾事。山顶上还有一座瞭望台,据同行诗友爱莲世家介绍,站在台上,极目望去,远不止都湖彭三县,而是赣鄂皖三省。可以想象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该会油然而生。是啊,站得高,才能望得远;孤陋寡闻,自己可能就是井底之蛙。开阔自己的眼界吧,不要怕高,要勇于登高望远,也许你的品位、你的见识就非昔日可比了。遗憾的是我们没有上去,感受不到这种大气。

下山时,我意外地发现了蒲公英。这种花我从未见过,只是在电视里看到。嫩绿如荠菜的茎叶,开着类似菊花的黄花,成熟时就变成一个个毛茸茸的小圆球了。轻风一吹,花籽如撑开了一把把小伞顺风飞去,降落在哪里,那里来年又该有一片蒲公英了。好想挖一棵带回去,诗友司马长风真的动手了,可是手头上没有铁锹之类的工具,也只能望花兴叹了。下次如果有机会再去,我一定带好工具,移一棵到我的空中花园,让我细细欣赏,慢慢品味。不过,我还是不虚此行,用相机拍摄了一张花果俱全的蒲公英照片,以作留念。

离开时,我们在“天山胜景”牌坊处合了影。坐上车,到达吃饭的地点,已是下午一点多了。场领导诚心地劝酒,我们也不拂其美意,算是尽兴。我想,他们该是让我们记住天山的美,记住天山的情吧!

相关链接